首页 > 魅力魔都
这应该是上海最短最精致的老马路了

香山路原名莫利爱路(Rue Moliere),1914年法租界公董局修筑,以法国戏剧家莫里哀命名,1943年改名为香山路。香山路东西走向,东起复兴公园,西至瑞金二路,长328米。

香山路是有着一生传奇色彩的没落贵族,二三十年代,这里是当时新派中产阶级心目中的理想住所。

这篇区域素有“小瑞士”之称,拱门,烟囱,红砖墙,木制百叶窗,半圆形的大阳台,雕花的铁栅栏,阳光透过巨大的树荫点缀着这里的小资情调。

相比二三十年代的受尽追捧,六七十年代的香山路则显得就有些混乱,满地的灰尘和垃圾,像不懂艺术的门外汉留下的恶作剧,喧闹而世俗。

如今的香山路一身斑驳,讲述着许多历史名人的传奇一生。

孙中山的故居就坐落在这条小路上,当时还有许多国民党元老也都居住在附近,比如吴稚晖、叶楚伧、孙科。此外,社会进步人士如陈独秀、何香凝、柳亚子等也曾住在这条路上,还有许多就不一一列举了。

现在的香山路,就像看淡一生的老者,静谧而慈祥。可能只有很地道的上海人才能体会到香山路的美。他不像现在的网红街道,灯红酒绿,花枝招展。

冗长和厚实的文化历史为其带上了贵族的头衔。香山路也常常入选“上海必逛小马路”排行榜。

01丨一木家丨

YIMUJIA

一木家是在短短的香山路尽头一家小小的咖啡甜品店,上下两层,位于错落的民宅之中。这家店的店主是在美国从事了4年IT行业回国的哥们儿,南京人,将满30岁,从美国回来后因为兴趣的原因又去巴黎学了一年的甜点。

店主和他的店铺

能选址在香山路的理由其实听上去挺平凡的,他在上海物色了很多的街道,由于香山路的这个地点对面就是复古贵气的香山丽舍,便从一位90多岁的老奶奶手里把这个店面盘了下来。

至于这位老奶奶的故事,就连他也无从得知了。

▲巧克力蛋糕

▲鸡蛋沙拉三明治

我过去的时候他正在有条不紊地做司康饼,他说这是从巴黎带回来原汁原味的东西,他自己也非常爱吃这款甜点,而其他很多是调和了中国人的口味以及自创的。

店里卖的最好的是巧克力曲奇。许多女生在店里吃完却留着不走,逗逗猫窝里的流浪猫或是拍拍照,找老板合影的也很多哦~

店里的装修都是店主一人包办的,他说自己有别的赚钱的方式,这家小店嘛,就用来养养自己的爱好咯。

人均:44元

地址:香山路32号。

must try:司康饼,巧克力曲奇

02丨孙中山故居丨

Sunzhongshan Room

路过香山医院和张春桥的故居,到了香山路和思南路的交叉口,这里是孙中山先生的故居。

红顶的欧式花园建筑保持着原来的风貌,据说这是海外华人集资买下来送给孙中山先生的。

原本还在香山路山嬉闹的我们也严肃了起来,这里是中山先生生前最后居住的地方,房子里的摆设都是按照孙夫人的回忆进行布置的。

珍贵的历史文物讲述着孙先生革命的一生,衣物文件都得以保存。

地址:香山路7号。

03丨古董花园咖啡馆丨

garden cafe

走出孙中山故居,原本打算打道回府的我们发现了一家咖啡店——古董花园咖啡,这不是法租界十大小资咖啡店之一嘛!过去只曾听闻未曾蒙面,如今有幸一见。

刚进门,清脆的铃铛声和一股浓重的老上海风扑面而来,老壁炉,帝凡尼灯,古旧挂钟,这些老东西让人看的目不暇接。

后门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花园,秋日的落叶和满墙的藤蔓很有欧式的情调,抬起头似乎忘记了这里是上海的市中心,好似坐在郊外的别墅里。

二楼的装修也非常的别致,木质的地板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,摆设着的各式各样的古董玩物让人忍不住凑过去嘻嘻的品赏。

这里的每一张桌子都是不一样的主题,有老上海董事长的办公桌,有藏着钢琴的谱曲桌,还有上海风味的麻将桌,这些都是老板收藏的古董,据说这些也是可以出售的哦~

▲钢琴琴谱桌

▲老上海风情灯

人均:74元

地址:思南路44号(近香山路)

must try:三文鱼意面、拿铁、抹茶蛋糕

04丨香山路6号花园别墅丨

香山路6号是一栋法国文艺复兴式的花园建筑,没有太多后期修缮的影子,像是电影中间那个年代传教士的居所。

现在它已经被列为优秀历史建筑,踏着满地的落叶,透过树荫依稀看见破败的花园,少了人打理,一副落寞的样子。

▲法式建筑的残垣旧壁

20世纪20年代建造的这幢砖木结构,南立面对称,顶层退为平台,檐部饰西班牙式风格。高耸的建筑,如今虽然也是满目疮痍,却依然透露着高贵的气质。房子里租着几位租户,窗户上搭起了架子,晾上了衣服,窗下的小火炉炖着食物,冒着热乎乎的香气,无一不在感叹时光的流逝。

虽然由于生活的气息过于稳定,便不敢惊扰,只能依稀看到风中晾衣架上的衣物舞动,仿佛在说古老的故事。

这里曾是天主教上海教区的主教龚品梅的旧居。他一生饱受争议,但是留下的这间建筑倒是不可多得的美好之景。

▲居民区的生活气息,不知已流传了多少年

这座6号建筑的对面,起初引起我的兴趣是因为终于是能走进去的建筑了,而当我走进去我才知道是一家中医院。这家中医院格外格外的宁静,像是疗养院一般,我们也艳羡这份工作环境。